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发布者: 浏览数:540
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斋藤飞鸟(前)与山田裕贵(后)分别扮演原版中的沈佳宜及柯景腾。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日版与原版一样,一班演员坐在海边,展现青春与热血的一面。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为了重现平溪放天灯一幕,专程到台湾取景,山田裕贵和斋藤飞鸟在戏中放天灯许愿兼表白。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「沈佳宜」与男同学被罚坐无影櫈一幕十分经典,日版又怎可缺少?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剧情所需,山田裕贵剃头,幸获拍档大讚好看。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斋藤飞鸟(左)穿上「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」的恤衫。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山田裕贵与斋藤飞鸟穿起校服,重演「那些年」故事。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 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 柯景腾沈佳宜日本重现

改编自台湾作家九把刀半自传小说的电影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2011年在港上映,票房劲收6186万港元,创下香港史上华语片最高票房纪录,直至2016年才被《寒战II》打破;《那些年》在台湾更创下12亿台币(约3.15亿港元)票房佳绩,当年在日本上映,亦罕有录得200万入场人次。《山本五十六》编剧长谷川康夫,正是这200万名观衆之一,片中「那些年」及「错过的爱情」概念,深深吸引他,所以决定翻拍成日本版,到底两个版本有什麽不同?

日本版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故事与台湾原版大致一样,只是背景改在日本某小镇。讲述「日版柯景腾」山田裕贵準备大学考试,其他同学都拚命读书,成绩欠佳的他却与一班老友无所事事地过着高中生活。某日,老师委派品学兼优的「日版沈佳宜」斋藤飞鸟指导他的功课,还安排山田裕贵坐在斋藤飞鸟的前面。

九把刀曾探班 满意日版跟足

两人对老师的指令本不太在乎,斋藤飞鸟只觉山田裕贵天真幼稚,男方则觉得她虽是校内的女神,但内心冷冰冰。直到某日,斋藤飞鸟忘记带英文课本,山田裕贵出手相助,她开始对这同学改观,亲自编制数学测验给他,拉着他每日一同温习,两人关係逐渐拉近。虽然山田裕贵多次向斋藤飞鸟示爱,但两人一直未有正式拍拖,维持「友达以上,爱情未满」的关係。之后,两人考入不同大学,山田裕贵在宿舍内参与格斗比赛,斋藤飞鸟不忍目睹他满身伤痕,因而大吵起来。自此两人没再联络,直到某日发生地震以后,收到斋藤飞鸟的电话说準备结婚。

日版《那些年》跟台版多个场面一模一样,例如斋藤飞鸟以蓝色铅子笔笃山田裕贵的背脊,令其校服留下许多笔痕;斋藤飞鸟与山田裕贵等人一同遭老师罚「坐无影櫈」;山田裕贵输赌考试成绩要剪短头髮后,在操场上看到绑上马尾的斋藤飞鸟经过,还有两人放天灯许愿,以及一衆同学到海边玩的场面。

据悉,2017年《那些年》拍摄期间,九把刀曾到日本拍摄现场探班,製作团队向他解释日版情节,又让他看已拍摄的画面,每当九把刀看到日版场面与他的版本几乎一样时,脸上总会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「平行时空」变「穿越时空」?

电影不少情节都令人会心微笑,例如山田裕贵受到父亲影响,喜欢在家一丝不挂,更不乏露股场面;日版又强调「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」,这是台版《那些年》的英文片名,可解作我最珍重的人或挚爱,山田裕贵将印有这英文标语的T恤送给女主角。

原作中「平行时空」的概念在日版也有更「深层次」的演绎,譬如山田裕贵剃头一幕,去了一间在现实世界不曾存在的理髮店,以及男女主角忽然出现在台湾平溪放天灯等。

看过台版的观众,总觉得日版场面熟口熟面,新鲜感大概都来自男女主角。「日版柯景腾」山田裕贵有份参演去年康城得奖电影《小偷家族》。他表示演《那些年》这角色要傻到尽,才能令后半段的悲伤情节发挥最大效果。由于山田裕贵在一众演员中,演戏经验最丰富,所以戏裏戏外他也像队长一样,等埋位时会与拍档交流演戏心得。

至于「日版沈佳宜」斋藤飞鸟,则是人气女团乃木坂46主将之一,《那些年》是她的影坛处女作,现年20岁的她扮学生时期的「沈佳宜」,可谓绰绰有余,充分展现出「女神」的魅力。

文:苏珮欣RELATED

申博太阳城_mg电玩摆脱|健康运动指南|便民电话服务|网站地图 申博平台注册开户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